亳州市谯城区东方卷闸门厂

www.139990.com 主页 > www.139990.com >
法国人 中国心 兵马俑 网球魂(图)
发布日期:2022-08-12 04:08   来源:未知   阅读:

  本届大师杯最吸引人眼球的无疑是那8座高大威猛的网球兵马俑雕塑,昨天,在旗忠网球场的中心场地,这8座兵马俑终于揭开了它们的神秘面纱。不过,或许很多人并不清楚,这些惟妙惟肖、中西合璧的网球兵马俑竟然出自一位法国女雕塑家之手,她就是劳瑞·桑蒂克赫迈尔。昨天,在网球兵马俑正式揭幕之前,这位经常在英语中夹杂着地道中文,看见记者就递上名片的雕塑家和她的两位中方助手——来自四川美院的申晓南、张压西一起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大师杯落户上海三年,火爆了三年,让几乎难以为继的大师杯重新变成了人人争抢的香饽饽。在休斯敦十分郁闷的ATP欣喜若狂,所以一直想找一件最能够代表中国的东西来纪念这段辉煌岁月,于是,在一家公司的策划下,在地下沉睡了几千年的兵马俑和网球联系到了一起。但令人奇怪的是,在制作这批网球兵马俑的时候,ATP却找到了劳瑞——一位来自法国的雕塑家。一件最具中国特色的艺术品为何由一个外国人来完成呢?当记者将这个疑问抛给劳瑞的时候,她立刻笑着称“这个问题太好了”,“我在过去几年间一直呆在中国,我非常喜欢中国和中国文化,我有一颗中国心!而且这也不是我第一次制作兵马俑题材的雕塑了,以前在西安、昆明我都办过相关的展览。当然,他们找我还因为我在这些雕塑家中是手脚最麻利的。”

  这位有着中国心的法国人认为,这次网球兵马俑的策划实在太完美了,“大家都知道,兵马俑是中国秦朝战士的形象,这不仅仅能够代表中国,而且也代表了一种战斗的精神,这正好符合那些在网球场上战斗的大师们的气质。”那么这个网球兵马俑的设想,大师们喜欢吗?“他们都非常喜欢,费德勒和德约科维奇是最早看到样品的,他们看到之后便喜欢上了,费德勒甚至说自己能够和中国的兵马俑结合在一起是对他最高的奖赏。”

  劳瑞承认自己对网球选手并不算十分熟悉,“我对网球只是有一点点了解,不过我们的一位中方设计师——申晓南对这些网球大师十分熟悉,对每一个人都很了解,所以工作起来也是蛮简单的。”劳瑞介绍说,他们都是根据球员的照片先制作一个泥制的模子,然后将照片传给ATP,由他们和球员提出修改意见,定稿之后,再制成现在的玻璃钢材质的。一般做一个身子需要8天到10天的时间,而头像就因人而异了。“这些大师实在太忙了,根本没有时间让你去好好跟他们拍照、测量数据。以前我曾经给约翰·屈伏塔(好莱坞影星)制作过类似的雕塑,他就能老老实实在那里等你测量,摆出各种姿势让你拍照。但网球运动员一直在比赛,所以我们只是利用蒙特利尔大师赛的机会,给他们拍了一些工作照,测量了一些基本数据。后面的雕塑工作都是按照这些照片进行的。”

  由于蒙特利尔大师赛在8月进行,那个时候,除了费德勒、纳达尔等少数人之外,谁能够入围上海大师杯还是一片混沌。所以劳瑞他们只得将当时排名世界前15的选手“一网打尽”,这里面有劳瑞最感兴趣的同胞加斯奎特和英国少年穆雷,不过可惜,加斯奎特直到最后才入围,劳瑞等人只能用一天时间来匆匆完成,根本无暇“照顾”自己的老乡。而穆雷则根本没有入围。“今年大师杯的资格竞争太过激烈了,我们不得不随时关注着ATP的排名变化。直到最后一周我们还不得不同时准备许多球员的资料,等着最终人选的确定。”

  面对着这8件呕心之作,中方设计师申晓南坦言并不是每一件作品都能令自己满意,时间成了他们最大的敌人。“我们最初的很多设想都无法实现,主要是因为时间太紧了。我们原本想设计三种姿势的,但这需要提早去收集更多的数据,但根本没有时间去做这些工作,因为大师杯的名额直到最后一刻才揭晓。而且当时ATP也想过给每一位选手制作一件送给他们,然后ATP再收藏一套,但同样是时间不允许我们做这么多。”

  当然,自称最喜欢费德勒的申晓南还是认为费德勒的雕像做得最完美,“因为这个是最早确定名额的,所以制作的时间最充裕,而且这个是整体制作的,不像其他的是后来才加上的头像,所以这个比例是最完美的,费德勒那种充满自信的微笑,在这件雕塑上也得到了完美体现。”

  在制作这些雕像的过程中,劳瑞认为德约科维奇的最难弄:“他的头发是板寸,就像刷子一样,要想做得很自然是非常困难的。”而申晓南则认为罗迪克是最难伺候的,“选手们一般对我们传过去的照片都很满意,只有罗迪克提出了修改意见,因为他想把自己标志性的帽子加上去。可你知道,如果头像上有帽子,那么他的脸部特征基本上就体现不出来了,不过他一再坚持,我们也只好照做了。”

  尽管网球兵马俑一亮相就得到了好评,但劳瑞等人并不想将它“发扬光大”,不想当作一件特许商品去经营,“因为它的成本太高了”。

Power by DedeCms